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6章 打探【三千字】

第6章 打探【三千字】

作者: 曹三少
    橙汁冷笑一阵:“你怎么不自己去问她?哼。”

    谢文东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好吧,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想勉强。想必,你应该也听雨姐说了,我们很快就要放你走的事实吧。”

    橙汁沉默不语,既不否认,也不承认。

    谢文东倒也不是特别在意,继续说道:“你们智脑的那个储君——银魅,是个厉害的角色,一出手,就抓了我四个元老级干部,手段,的确很高明。这次,我算棋输一着,也没什么可埋怨的。胜败本来就是兵家常事,要是太容易得来的胜利,反倒是没意思。”

    这时,橙汁终于说话了:“谢文东,你来我这里,难道只是说这些没用的废话?如果你只是闲得无聊,想要跟我套套近乎,想要从我嘴巴里,套取一些情报,我劝你还是省省心吧。”

    “呵呵”,谢文东爽朗而笑:“想要得到情报,我有很多渠道,用不着非得从你嘴巴里套取。”

    橙汁:“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我要休息了,你快点走吧。”

    谢文东轻轻摇了摇自己的脑袋,笑眯眯地说道:“那么着急干什么,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我来推测推测,你回到组织以后,可能遇到的几种情况吧。”

    橙汁挑起眉毛,凝声说道:“你什么意思?”

    谢文东:“据我所知,这智脑组织,向来赏罚分明。这次,你们六位色军首领出动,一个战死,一个受伤,四个被抓,下面的色军成员,同样损失惨重。如此惨败,上面的人不可能不惩罚几个人,来给上上下下一个交代。青木作为此次行动的主帅,已经用他的死,来赎罪。而你,作为这次行动,最大的参谋智脑,难道觉得会置身事外?”

    橙汁听完,心中大动,的确,自打这次行动失败以后,她就预感到,上面绝对不会坐视不理,肯定会对自己施加惩戒。只是,这话从谢文东的嘴里先说出来,不免有些意外。

    橙汁:“惩罚不惩罚的,这是我们自家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

    谢文东:“是没什么关系。我只是不想因此,少了你这么一个劲敌而已。”

    橙汁:“这么说,我倒是要谢谢你了?”

    谢文东:“先别着急谢我,我话还没有说完。为了尽可能保住星皇神祠对你的信任,保住你色军首领的位置,你要懂得发挥你自己的优势。

    第一,哭。你是女人,再强的女人,也是女人,要懂得展示自己柔软的一面,哭,哭会吧?不会哭,抹眼泪也行,吸鼻子也行。”

    说着,还假装吸了几下。

    旁边的余勇和刘俊看到这里,都傻眼了,心说,东哥这是咋了,咋替敌人出谋划策来了。这星皇神祠处罚她,不是好么,最好还能杀了她,这样,己方也能少一个劲敌。

    怎么好端端的,要教她这些法子,难不成,真的只是说,不想失去这样的对手?

    可这也不对啊,东哥的对手还少吗,当然是越少越好啊。

    其实,谢文东这么做,自然有他的目的。

    他明白,现在智脑组织缺兵少将,是不可能对橙汁处以极刑,或者直接将其开除出智脑组织的。充其量,是高高举起,轻轻落下。表面上,给了上上下下一个交代,其实,对橙汁个人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这么做,只不过是要赢得对方的信任罢了。只有赢得了对方的信任,才可以让对方放下戒备,这样,就有可能在接下来的交谈当中,得到更多有利的线索。

    假如,她一直像个刺猬一样,始终尖刺朝外,保持戒心,那谢文东跟她就谈不下去了。

    还真别说,以往橙汁都是从别人哪里了解谢文东。知道他这个人冷酷霸道无情,心思深沉,城府极深,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可爱滑稽的一面。

    不由地,对他的感觉好了一些。

    但是,这橙汁并没有接话。

    谢文东继续说道:“第二,推。把责任推到死去的青木身上。还有,另外四个色军首领身上,也不能放过,让他们给你分担火力。那几个长毛怪物,看着也比你抗揍一下,挨上一两顿打,也没关系。所谓,我不入地狱,谁爱入谁入。”

    这句话说完,橙汁嘴巴动了动,差点没笑出来。

    “第三”,谢文东随即拍了拍胸口:“最后,把责任往我身上推。就说我谢文东不是东西,从来不按规矩出牌。就算你骂我屁股生疮,脚底流脓,死王.八炖汤——一肚子坏水也没关系。反正,怎么让你们老大消气,就怎么来。”

    终于,这橙汁忍不住乐了,笑出声来:“谢文东,你好歹也是一方诸侯,这么说话,难道不觉得失了体统和面子么?”

    谢文东也乐了:“跟失去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比起来,体统和面子,算得了什么呢?说实话,能让我谢文东看上眼的对手,还真没几个,你算其中一个。”

    这人啊,都是喜欢听好听的话的。尤其是说这话的人,原本地位就不低,而且说得话,还一定程度上还是事实,那更是很容易俘获人心。

    即便是高高在上,宛若大祭司一般存在的橙汁,同样也概莫能外。

    果然,这橙汁对谢文东不像刚才那么抵触了,乐呵呵地说道:“谢文东,你这张嘴啊,还真是很会说话啊?”

    谢文东笑了笑:“很多人,都说我和蔼可亲。”

    橙汁:“那你可是太没有自知之明了。”

    谢文东循序渐进,开始跟橙汁聊聊家常,谈谈天气,谈谈世俗规矩,甚至是谈谈彼此家里的情况。

    这橙汁虽然是个极为聪明的女人,可也是个内心空虚、情感缺失的女人。难得,有这么一个还算聊得来的人,在自己跟前陪陪自己,那感觉还是不错的。

    二人越聊越投机,不知不决,谢文东跟橙汁聊了有一个多小时,站得谢文东脚都腰都酸了。

    最后,还是橙汁越聊越不对劲,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不对啊,你小子还是在套我的话?”

    谢文东呵呵一笑:“哪有,我们一直都不是聊得家常么?”

    橙汁回想一阵,自己主观上,也的确没有泄露什么组织的机密。可是,谁能保证,自己在无意中,会不会泄露一些。

    也许,对自己来说,那不经意,但没准,是谢文东想要的。

    橙汁越想越害怕,赶紧把话头止住,并且开始撵谢文东走:“行了,行了,我今天说得够多了。你这个人,真的很烦,赶紧走,赶紧走。”

    这边,谢文东也感觉差不多了,也不再死皮赖脸地留在这里,向橙汁拱手告辞:“好,那以后,我们战场上相见了。”

    说完,便领着余勇和刘俊,离开了这里。

    等到出了这安全屋的门,余勇便迫不及待地问道:“东哥,怎么样,有没有收获?”

    刘俊:“我怎么感觉,东哥和橙汁就是在瞎聊天啊,好像对方也没说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吧?”

    谢文东笑笑:“她是没主动说出什么太多有价值的东西。不过,可以从她的话语、说话的语气当中,分析出很多有用的东西。”

    余勇、刘俊听完,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好奇地问道:“有吗,东哥?”

    谢文东:“有啊。比如,这橙汁说她很喜欢读一些Z国古代的兵书战策。这说明,她不单单会说中文,大概率还看得懂中国字。也或许,在Z国生活过一段时间。

    还比如,她说她不相信男人,觉得男人没什么好东西。这说明,她没准以前谈过恋爱,而且,在恋爱的时候,被男人伤过。

    还有,她提及“橙心剑”,是现任星皇神祠,送给她的生日礼物。说到这句话的时候,橙汁的眼神是很有爱意的,没准,她跟神祠的关系并不只是上下属关系那么简单。”

    谢文东扒了扒拉说了一大通,把余勇和刘俊听得一愣一愣的,原来,东哥居然看出了这么多橙汁的秘密,真是厉害。

    稍瞬,二人冲他竖起了大拇指,佩服得五体投体。如此一来,对于以后对付橙汁,甚至对付她背后的星皇神祠,就更有把握和底气一些。

    余勇恍然一阵:“我说呢,东哥为什么要告诉她如何应付星皇,原来是为了降低她的戒备心。”

    刘俊:“即便再厉害的人,也有弱点,就是看能不能找出她的弱点。橙汁碰上东哥,就好比周瑜遇到诸葛亮,不管她有多厉害,照样被东哥琢磨得明明白白。”

    谢文东摆了摆手:“倒也没那么容易,就把橙汁这个人看透。这个人内心还有许多秘密,是我想知道,却没法知道的。唉,要怪就怪时间太短了,要是关她个几个月半年,我想,我可以知道的更多。”

    余勇、刘俊这时也倍感遗憾,但还不忘劝谢文东:“东哥,没事,慢慢来,今天能有这样的收获,已经很不错了。。”
下一篇   第7章 人质见面          上一篇   第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