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50章 老鬼去世

第50章 老鬼去世

作者: 曹三少
    谢文东晃了晃手里的手机,笑着说道:“还有谁,李爽呗。”

    “哦”,余勇笑了笑,原来是爽哥啊:“估计是问东哥什么时候到极乐岛,急着找你喝酒呢。”

    “哈哈”,谢文东连连点头:“肯定是这样的。今年回极乐岛过年,比以往都早得多,这帮家伙,估计是想方设法地要灌醉我呢。”

    余勇点了点头:“忙活了一整年,放松一下,也是可以的。到了自己家,撒撒野,也是可以的嘛。”

    “说的也对。”说着,谢文东直接接通了李爽的电话。

    可接通电话之后,电话那头,直接传来了李爽的哭声:“东哥,老鬼没了....”

    原本,听到这里,谢文东心头一震,骇然道:“什么....你说什么?哪个老鬼?”

    “金三角的老鬼....没了....”李爽吸着鼻子,说道。

    “啊”,谢文东大为吃惊一阵:“怎么没的?是谁杀了他吗?”

    李爽伤心道:“那倒不是....说是睡着睡着就没了,走得很安详。他儿子刚刚给我打电话报的丧,说有时间让我去奔丧,送他最后一程。”

    天帝近些年的的军火和毒.品生意,一直是由李爽管理的。毒.品由金三角运出,贩卖到欧美一带,再从那边运回军火,卖到亚洲,两趟来回都不空手,啥也不耽误。

    虽说,现在金三角的生意,基本上都是由老鬼的几个儿女接管,老鬼作为谢文东的代言人,平时啥时候也不用说,每月只需要领取养老金就行。

    可是,李爽每次去金三角,老鬼都非常热情招待,两个人虽然年纪差了不少,但是脾气相投,也聊得投机。

    所以,老鬼死了,他也难过,这可不是装出来的。

    听到这里,谢文东心中顿时大悲,很是不能接受。

    要知道,自己和老鬼的关系,那是既情同兄弟,又亲如父子。要不是有老鬼,哪里会有谢文东的今天。而且,两人还一起并肩作战过,彼此关系都很好,既成莫逆之交,又是忘年之交。

    现在听到这个噩耗,谢文东整个人都好像被人敲了一记闷棍,好一阵都没有缓过劲来。

    看到谢文东整个人都愣住了,旁边的余勇吓得不轻,连忙压低声音说道:“东哥,怎么了?”

    谢文东这会儿飘飘荡荡的心思又被拉回到现实,他强迫自己静下心来,继续问道:“老鬼的身体不是一直都很好吗,怎么会突然就没了呢。”

    “我也不知道”,李爽醒了一下鼻涕,随后说道:“可能是年纪太大了吧。毕竟,他都九十多了,金三角那边瘴气又多,抽烟吸毒的又多,那边的人活到六十,都算高寿了。这老鬼能活到九十,那都算是晒干的老甲鱼——老王.八了。”

    这小子,原本挺悲伤的一个事,怎么被他一说,咋变得有点好气又好笑呢。

    谢文东叹了口气,随后说道:“唉,世事无常,再厉害的风云人物,也逃不过生老病死这四个字。九十多岁,倒也算是喜丧了。”

    李爽:“是啊,想想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东哥,我们也不要太难过了。”

    谢文东:“嗯。不过,既然老鬼走了,我说什么也得过去送他最后一程。”

    “东哥也要去吗?”李爽反问道。

    谢文东:“嗯,我们就到云南的省会昆明汇合吧。吊唁完了以后,再一起返回极乐岛。”

    李爽:“好,那我现在就出发,我们昆明见。”

    谢文东:“嗯,昆明见。对了,先不要跟任何人说,我要去金三角的事情。”

    李爽:“明白,明白,这个我还能不知道么。”

    挂断了电话之后,谢文东神情默然一阵,扶了扶脑袋,对余勇说道:“转道昆明!”

    “昆明?”余勇疑声说道。

    谢文东:“嗯,有一个金三角的老朋友走了,我要去吊唁吊唁。”

    余勇:“是那个老鬼?”

    谢文东:“嗯,认识快二十年了,人家之前对我有恩,现在人走了,我不去未免说不过去。”

    知道东哥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余勇也没有反对:“去是要去的。不过,现在外面乱的很,这智脑组织,是憋足了劲,想要把之前栽的跟头,在我们身上找补回来。小心驶得万年船,别的不怕,怕就怕这是个圈套,咱们不得不防。”

    谢文东听完,暗道一声有理,随即对余勇说道:“嗯,你说的也是。你给老刘打个电话,让他想办法打听打听,看看什么情况。”

    余勇:“好的,东哥,我这就去办。”

    说完,便拿出手机,给刘波打去电话。

    一听到老鬼没了,刘波也跟着一阵难过,也可以理解东哥要去吊唁的心情。不过,什么人什么事,都没有东哥的安全重要。

    他立刻给在金三角区域的眼线发去命令,让他们去老鬼那边摸摸底。

    暗血的眼线、特工,遍布全世界,更别说,这金三角,原本就是谢文东的地盘,自然少不了暗血情报部的眼线。

    而这边的谢文东,则在十殿阎罗等兄弟们的护送下,由德国首都的柏林泰格尔奥托·利林塔尔机场出发,前往Z国云南昆明的长水国际机场。

    由于临近过年,国内的机场非常热闹,到处都是人头攒动、忙着回家过年的人。

    机场内,也是张灯结彩,各种红灯笼,中国结、各种好看的红色彩旗,随处可见,满满的、浓浓的新年味道铺面而来。

    由于李爽那边的航班,比这边这边晚四个小时,加上路途遥远,如果飞机不晚点的话,应该要再等六个小时。

    这六个小时,谢文东可不想在机场的贵宾室干等着。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走,我带你们去尝尝本地的特色。”谢文东微微一笑,说道。

    十殿阎罗的十位兄弟,绝大部分都是第一次来云南,更是第一次来昆明。

    不禁一个个好奇:“东哥,这云南有什么特别的美食么?”

    谢文东:“云南的美食多了,什么过桥米线、红烧鸡枞、宣威火腿、宜良烧鸭、汽锅鸡、牛肉汤泡饵都相当不错。哦,对了,云南还有个十八怪,你们听过没有?”

    大家听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齐齐摇摇头:“什么云南十八怪?”

    谢文东揉着下巴想了想,随即说道:“好像是叫作....四个竹鼠一麻袋,蚕豆花生数堆卖....三只蚊子一盘菜....鸡蛋用草串着卖,蚂蚱当作下酒菜,火筒能当水烟袋....鲜花饼,谁都爱....时间太长了,其他的记不清楚了。”

    众人听着新奇,连忙让东哥带着大家,去品尝品尝一下当地的特色美食。
下一篇   第51章          上一篇   第49章 谁打来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