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52章 偶遇故人【二合一】

第52章 偶遇故人【二合一】

作者: 曹三少
    如谢文东所说,这小吃街,确实是全昆明最热闹的地方之一。虽然四周的环境一般,没有什么高大上的写字楼,商厦以及现代化的商场,几条街,都是那种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门脸。

    大大小小,足有上百家。

    如果算上街道上的流动摊贩,好家伙,少说也得三四百家。

    竞争如此激烈的地方,口味的正宗与否,是决定生意的好坏,收入多少的唯一标准。

    所以,大大小小的摊贩,那可是使出浑身解数来,要把这口味弄得出众受欢迎。

    也正因为有这样一个良性循环,这里每天晚上,都吸引着不下七八千人。

    即便是前端时间,昆明某个地方爆发了疫情,这拦不住这帮本地和外来的吃货们,在这里吃喝聊天。

    因为之前来过这里,所以,谢文东那是一点也不奇怪。

    可是,十殿阎罗众人,都是第一次来这里,一下子就被现场壮观的画面给吓倒了。

    “老天,这么多人,这昆明人也太会享受了吧。”

    “是啊,前段时间,这昆明不是说有疫情么,怎么看上去一点影响也没有啊。”

    “管那么多干啥,难得出来热闹热闹。反正东哥请客,咱们想吃啥就吃啥。”

    ........

    谢文东哈哈一笑:“嗯,你们想吃什么,随便拿,都算在我账上哈。”

    其实,这类的小吃,再贵也贵不到哪里去。十殿阎罗身家不说个个上亿,但肯定是上了千万的,吃什么东西吃不起。

    可是呢,大家就喜欢让东哥请客,图的不是那点小钱,而是东哥的信任和情义。

    话说回来,诸位兄弟就算真的要买吃的,也是在谢文东四周。毕竟这里人又多又杂,他们当然得保护谢文东的安全。

    谢文东倒是轻松的很,带着大家一路逛一路买,一路买一路聊天,别提多高兴的。

    这知道的,是知道谢文东等人来吊丧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谢文东等人是来度假的呢。

    其实,谢文东并非铁石心肠的人,只是,这老鬼能活到九十多岁,已经算是喜丧了,而且该吃的也吃过了,该玩过的也玩过了,该享受的也享受过了,就算是走了,也没什么遗憾的。

    说到这里,有人提出一个疑问,这谢文东今年41,马上42岁了,怎么老鬼有九十岁,这不会是弄错了吧。

    当然没错!

    谢文东是十六岁左右出道的,当年认识老鬼的时候,老鬼就有六十多了。只不过,他保养的挺好,不太像是六十多岁的人罢了。

    至于是不是能不能成为老朋友,年龄从来不是障碍,而是双方的三观、身份以及双方所处的位置。

    一行十来人,在整条小吃街,这里穿过来,那里逛过去。一圈下来,基本上每个人的手上,都提着各种各样美味的小吃。

    就连谢文东,也端着一个菌菇的过桥米线。

    好家伙,堂堂天帝的一把手,身价数万亿美元的超级大佬,居然捧着一盒二十块钱的过桥米线,吃得津津有味。

    这要是传出去,还不知道多少人要大跌眼镜呢。

    可谢文东并不在乎这个,东西只要干净卫生好吃就行,跟它值多少钱没关系。

    走了一通之后,谢文东把十殿阎罗等兄弟,领到小吃街一个专门吃“汽锅鸡”的地方,准备坐下来吃吃汽锅鸡。

    这汽锅鸡,是云南独有的高级风味菜,它以本地三年以上的走地鸡为原料,烹制特殊,鸡肉滋嫩、汤汁鲜美、原汁原味,芳香扑鼻,在国内外均享盛誉。早在清代乾隆年间,这汽锅鸡就享誉盛名。

    而据说这家汽锅鸡店,足有六十多年的历史,基本上改革开放的时候,就有了。

    这么受欢迎的地方,自然有很多人推崇,所以,排队的人非常多,抬眼看去,起码派出去一二百号人人。

    看到眼前浩浩荡荡的人群,十殿阎罗之一的刘俊有些傻眼:“这得排到什么时候啊?”

    余勇呵呵一笑:“这有什么难的,用钞能力就行了呗。”

    刘俊听完之后,恍然大悟,随即一打响指,走到拍到最前面的那个人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兄弟,能不能把这个位置让给我。”

    那人扭头一看,随即略带不悦地说道:“你谁啊,凭什么把这个位置让给你?我这排队都派老半天了。”

    “不让你白排,这是我的一点心意。”随即,从随身携带的背包里,掏出一沓百元大钞,递到那人的手里。

    那人看到手上的钞票,眼睛都直了,愣了几秒钟之后,赶紧主动把位置让出来,笑眯眯地说道:“您这太客气了,您请,您请。”

    “哈哈,不客气。”刘俊主动上前,替换了他的位置。

    后面的人看的是一脸羡慕和惊诧,心说这是哪里来的大老板,也出手太阔气了。这小子到底怎么这么好的运气,出门遇贵人啊。

    有了这钞能力的帮助,谢文东等人不用排队,很快就领到了一张大桌子,而且,还是店铺里面为数不多的包厢里的桌子。

    当然,这包厢也不是那种完全独立的包厢,它是半开式的,有点像那种大号的卡座。

    说实话,这汽锅鸡店铺的环境实在是不咋地,墙上斑驳,充满了岁月的痕迹。桌子,也是很老很旧的那种,就连桌子旁边很多凳子,都四个角不平。

    可是,那搭配了云南本地特色中草药的汽锅鸡,确实让人食指大动,味蕾大开。

    大家被四周的气味所吸引,暂时忘掉了四周的环境。

    由于这家店,是专门做汽锅鸡一种,各种材料都提前备好,所以,上菜的速度倒是非常快。

    才一会儿功夫,热腾腾的汽锅鸡就端上来了。

    众人打鼻子一嗅,那股子香味,简直从脑门一直香到脚底,让人口水都差点流出来了。

    “哎呀,还从来没吃过这么想的汽锅鸡呢。”

    “东哥,你推荐的东西真不错啊。我不客气了,我要开动了。”

    “吃吃吃,吃个够。”

    ........

    随即,谢文东一众,开始了一段美妙的美食享用的过程。

    事情发展到这里,谢文东一行人,全程都很顺利,似乎谢文东身上的“惹麻烦魔咒”,并非发动。就连谢文东本人也认为,这次昆明乃至金三角之行,都不会有太大的麻烦。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很快就证明,谢文东过于乐观了。

    他这个人,除了回到极乐岛会相对踏实太平一点,不管到了那里,都被主动或者被动地,被麻烦找上门。

    这不,他们这顿汽锅鸡吃到差不多一半,门外走进了一男一女。

    “咦,今天是怎么回事,大老板这么多?刚不久,就有一个大老板花一万买位置的,怎么又来一个。”负责接待的小服务员小声嘀咕了一下。

    这句话,可能别人不会太注意,可刚刚拿了一万买位置的刘俊,下意识好奇,心说还有谁跟自己这样,出手这么阔气的。

    他下意识抬头一看,忍不住呼吸一滞,下意识脱口而出:“哇撒,大meinv哎。”

    不单单是他,很多正在吃饭的食客,眼角的余光瞟到来人之后,纷纷抬起头来,一个个看的,那眼睛都快直了,半天也挪不开眼。

    这刘俊,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一般的meinv,还真的很少能入他的法眼。

    而能够入他法眼的,自然不是一般的人。

    先说说进来的这个女人。女子身材高挑,白色的休闲体恤,紧身牛仔裤,高跟鞋,很简单的装扮,却将她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

    丹凤眼樱桃小嘴,妩媚如丝的汪汪眸子,精玉般的精巧瑶鼻,巧夺天工的樱唇,眉目如画,浑身上下又散发着一股说不出来的仙气。

    除了仙气,还有一种成.熟女人的妩媚魅力。

    很难想象,同样一个人,居然会有两种不尽相同的气势。

    至于男人,五官也很端正,身材挺拔,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左手上戴着劳力士手表,右手上拿着一台十多万的诺基亚威图手机,一看就是家产丰厚的有钱人。

    这一男一女站在一起,那可真叫一个郎才女貌。

    本来,现场许多食客,看到女人之后,还有一些臆想。再看到男人之后,一个个全都自惭形秽,不敢再看,人家这才叫作天作之合呢。

    不过,两人看上去并不像普通情侣那么简单。

    女人看上去很高冷,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反倒是男人,脸上挂笑,一脸谄媚,好像有求于女人一样。

    只听男人笑呵呵地说道:“秋总,全昆明市好的餐厅那么多,怎么跑到这么个脏乱差的馆子来,这也太不符合咱们的身份了。”

    女人眼皮都没撩,跟着服务员,前往远处刚刚收拾出来的空桌,淡淡道:“我们是什么身份?不是跟大家一样,都是平头小老百姓么?”

    男人使劲摇了摇头:“您可不能平头小老百姓,您可是上市公司的女总裁女强人啊。”

    女人:“如果你只是因为我是上市公司的老总,便来巴结我,那大可不必。反正,我吃东西,不在乎排场,只要好吃就行。”

    男人嘿嘿一笑,摇了摇头:“我当然不是来巴结你的,我是在我阿姨的安排下,来跟你约会的啊。”

    女人:“打住,我可从来没有答应,作你的女朋友。我们拢共也才见过四五面,连好朋友都算不上。你的阿姨,我的张姐,是说你有一桩生意,要跟我谈,我才过来的。我这个人,一辈子不谈恋爱,一辈子不结婚,你就别白费心思了。”

    男人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赶紧岔开话题:“先不谈这个了,听说这家汽锅鸡做的不错,咱们来点尝尝吧。边吃着,再聊生意的事情。”

    这男人,在女人面前,倒是挺卑微的。前脚还一脸嫌弃这里,转眼就又说这家汽锅鸡不错了。

    女人撇了一眼,对这男人更加没有好感,直接在心里给后者打了一个“标签”——二皮脸。

    与此同时,刘俊也全程在偷听他们的谈话。

    这刘俊的耳力惊人,虽然他们的声音不算太大,四周也很嘈杂,但他也基本上把两人的谈话,听了个一字不落。

    听完之后,刘俊一脸鄙夷,直接“切”地来了一句:“本以为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的一对呢,没想到,是个舔狗啊。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有啥可看的,没见过meinv么?”余勇边一边有滋有味地吃着大鸡腿,一边鄙夷地看了他一眼。

    刚刚,余勇也扫了一下这对男女,见他们身上没有什么杀气,便立马转移开了。

    方科:“就是....咋的,你有想法啊?”

    刘俊一边用鸡骨头剔着牙,一边把脑袋晃得跟什么似的:“我不喜欢太强势的女人,哪怕她再漂亮,再有魅力。我喜欢娇小形容的,善解人意的。不是我说,我的前任女朋友当中,随便挑出一个,都比刚刚这女的要强。”

    赫本咯咯直笑:“刘俊兄弟,怎么说得跟你谈过很多恋爱,多有经验似的。”

    刘俊:“赫本,咋的,不相信啊,不相信咱们谈谈试试?”

    赫本连连挥手:“算了,我有我们家老刘了(刘国进,天帝初级钻石干部)。安娜还没有男朋友,怎么样,可以考虑考虑她啊。”

    刘俊连想都没想,使劲晃了晃脑袋:“算了,安娜比你强势多了,我可搞不定她。要让我去追求她,我宁愿去追求那个女强人。”

    说着,朝着刚刚那一男一女走过去的方向,递了递眼色。

    安娜:“切....你以为你是海王啊,说追上就能追上?”

    “你不信?我刘俊好歹也是少年英才,又帅气多金,追个小小的上市公司女董事长,还不手拿把攥的。”

    安娜咯咯笑道:“行啊,那你试试看。你要是真的能上手,到时候我给你准备一个大礼。”

    刘俊:“好,说好就说好了,我先啃完这只鸡爪,再去管她要微信。”

    听他们聊得这么热闹,谢文东也好奇地抬起头来,嘴里嘀咕一阵:“你们这群家伙,不要轻易对别人品头论足,别人的事情,少....”

    这话说到一半的时候,他忽然看清楚女人的长相,好家伙,差点眼珠子没掉出来。

    “怎么会是她?这也太巧合了吧。”谢文东吓得脸上阴晴变化个不停,赶紧把脑袋别过去,还故意用手挡住了脸。

    “不可能,肯定是认错了,肯定是认错了。”谢文东便自己叨咕一阵,便缓缓把手放开一点点,用眼角的余光撇了过去。

    这第二次看完之后,谢文东可以百分百确认,自己的眼神很好使,根本就没有认错。

    这会儿,他干脆直接吓得把口罩从口袋里拿出来,汽锅鸡也不吃了,直接戴上。就这,还怕对方认出来,又做贼心虚地从安娜的脑袋上,抢过来一个黑色的大帽子,盖在自己的头上。

    见他如此慌慌张张,众人还以为,是遇到什么仇家了呢,精神一下子全部都紧张起来。
下一篇   第53章 在我奥斯卡影帝面前演戏?          上一篇   第5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