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71章 协商【二合一】

第71章 协商【二合一】

作者: 曹三少
    虽说,这灵堂位置足够大足够宽敞,可一下子挤进来这么多人,还是显得有点人挤人人挨人。

    加上,这玛蕾的位置,有点过于向前了。虽说玛蕾也是有点身手在身上的,可那点身手,跟道陀高价请来的雇佣兵比起来,还是有相当的差距。

    所以,根本没等到玛蕾反应过来,这两个人就跟老鹰抓小鸡似的,直接就把玛蕾给锁住了喉咙,并且用枪顶住了脑袋。

    “不许动,再动就打死你。”(英)那名保镖,目露凶光,恶狠狠地说道。

    玛蕾也是正常人,也怕死,自然是吓得不敢轻举妄动。

    可是,她的一双眼睛却布满了眼泪,眼巴巴地看着道陀,一边哭一边冲着后者吼道:“道陀,难道你真的要弄得家破人亡吗?难道为了一个破将军的位置,你害了父亲、害了大哥还不够,还要害了你亲妹妹吗?”

    这句话,就像一根刺,直接刺中了道陀心中最柔软的位置。

    道陀有那么一瞬间,心里软了一下,眼睛也红了。可是,他很快就恢复了清醒和冷静,冲着玛蕾大声吼道:“我没有办法。妹妹,我现在也不怕告诉你,我在国外赌博的时候,输了十多个亿,其中还有三分之一,是借的高利贷。借我钱的那帮人,都是势力很大的亡命之徒,我没办法,只能出此下策。妹妹,你不要逼你哥哥,不要逼我....”

    此时,道陀是真的丧心病狂,简直就是疯了。这个时候,他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这种人也是最可怕的。

    连亲爹亲哥都可以杀掉,更别说是谢文东、李爽等一众外人了。

    所以,即便是神经大条的李爽,这会儿也是不敢轻易惹怒对方。以防对方铤而走险,把路走绝。

    十殿阎罗二把手刘俊,小声问余勇:“勇哥,我们能不能突然发动袭击,拿下那个道陀?”

    余勇四周情况扫了一眼,随即面露难色,小声道:“可以是可以,但是,我们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你看这该死的道陀,躲在一众枪手的后面。真要是发动袭击,就要先解决掉前面的那众枪手。而这个过程,差不多需要几秒钟的时间,这几秒钟的变数,实在是太大了。”

    刘俊咬了咬牙,点了头表示同意:“是啊,我们不能让东哥冒险,还是先看看情况,想一些更加稳妥的办法吧。”

    余勇轻轻颔首。

    这边,谢文东虽说没有说话,但是脑筋也在急转,想要破解这一困局的办法。只不过,他这个人定力实在是太好了,外人根本就看不到他脸上有任何的表情变化。

    这边,拿下玛蕾这一重要人质的道陀,更加有信心了。

    他呵呵一笑,对谢文东说道:“东叔,其实我们都是一类人。我们都不是吃屎的狗,都是吃肉的狼。为达目的,誓不罢休,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您说,我做这个将军,是不是再合适不过了?”

    谢文东轻蔑地笑了笑,随即接话说道:“你说得对,我并不是什么好人,我跟老鬼的情谊,也并没有那么瓷实。只要对我有足够的好处,我不介意换个将军。”

    四周众人,听到这里,忍不住呼吸一滞,就连玛蕾也一下子傻眼了。

    当然,也有高兴的,比如那帮雇佣兵以及道陀手底下的那帮干部们。这么一来,他们就有更加丰厚的利益回报,谁不想自己的钱挣多一些了。

    听到这话,道陀更是眉开眼笑,嘴巴都要咧到耳朵后面去了,笑呵呵地说道:“东叔果然快人快语,我喜欢,哈哈。您放心,只要您支持我当这个将军,以后我们一起赚大钱。

    第一件事,我就要扩大鸦片的种植面积,至少要比现在翻上两倍....第二件事,立刻开始研发新型的毒.品,现在的年轻人,很多都不喜欢这种老的东西了,喜欢更加刺激,更加心潮的....第三....”

    谢文东不等对方口若悬河,说完自己的宏图大业和伟大抱负,便直接打断道:“等一下,我还有个问题,想要问问老二。”

    道陀随即愣了一下,然后说道:“东叔,您有什么问题?”

    谢文东:“老鬼的尸身,现在在哪里?”

    道陀:“其实....我也不知道。”

    谢文东:“不知道?”

    道陀:“是的,其实,我说我父亲并不是我故意害死的,你们信么?”

    谢文东:“哦?”

    道陀:“那只是个意外。”

    谢文东:“说说看。”

    道陀吸了一口雪茄,陷入回忆当中:“....那天晚上,大哥喝了点酒,跑到父亲的房间当中,询问他什么时候,可以彻底退休,安享晚年,到时候,他也好接过将军的位置,放开手脚大干一番。可能,也是因为喝了点酒的缘故吧....父亲直接了当地说,老大他戾气太重、也过于鲁莽,不适合成为下一代将军的人选。父亲属意的人,是三妹,他打算今年过完年以后,就把将军的位置传给她....”

    听到这里,连道陀都向玛蕾投去羡慕和嫉妒的目光。

    玛蕾的脸上,既有受宠若惊,也有感动。当然,这份情感,不是对老二道陀的,而是对老鬼的。

    看了几秒之后,道陀才把目光,重新从玛蕾的身上,转回到谢文东这边。

    谢文东:“继续....”

    道陀:“老大听完之后,当然就不乐意了,说一个女人,怎么能够成为金三角的将军呢,会有很多人不服气的。可是,父亲却说,只要有他的支持,没有人不会同意,气得老大直接掏出枪来,对着地上开了几枪,还把枪指着自己的脑袋,说如果不给他将军的位置,他就去死....

    可这样,还是没有改变父亲的初衷,甚至讽刺说,一个要做将军的人,张嘴闭嘴就是要去死,这样的人,就更加不配称为将军....二人狠狠吵了一架,不欢而散....”

    谢文东:“然后,老鬼就去找你谈心,你早有准备,趁机害了他?”

    道陀把脑袋摇成拨浪鼓,连连否认道:“我并没有打算害他,我只是想管他要点钱而已。至于我请的这些雇佣兵,其实有一半,是债主请来监视我的。我们两个,出去散了散心,在路上,他把事情的经过告诉给了我....并且告诉我,让我支持三妹成为将军。

    不知不觉,我们走到了附近一公里外的湄公河区域....又可能喝了酒,他一不留神,直接掉进了河里....所以说,父亲的死,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这是意外....”

    “意外?”玛蕾才不会相信他的鬼话,直接吼道:“那父亲的老部下,也是他的贴身保镖,阿布是怎么死的?难道,他的死也是意外?”

    这句话,直接问死了道陀,令他一时哑口无言。

    想了一阵之后,道陀才恶狠狠地说道:“阿布,是我身边的人杀的,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呵呵”,谢文东冷笑一阵:“我来猜猜看,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吧。”

    “猜?”道陀呆愣了一下。

    谢文东不等他多问,继续说道:“按照你说的,老鬼当时是意外落水,他的老部下阿布,自然想要去营救。可是,你或者你的人,并不同意他那么做,反而予以阻拦。双方爆发了冲突,阿布被打死,然后,你们就眼睁睁地看着老鬼淹死,或者被河水冲走....你这样,跟亲自杀了他,有什么区别?”

    听到这里,道陀脑门上一阵大汗淋淋,两只眼珠子瞪得大大的。而他身边的许多保镖,窃窃私语,惊讶无比,好像在说,这谢文东是怎么知道的?

    这时,玛蕾更加心如刀绞,直接嚎啕大哭道:“道陀,你个畜生,你明知道湄公河流域,水流湍急,泥沙众多,还有很多鳄鱼....就算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掉到这河里都无比危险,更别说是一个喝多了酒,还九十多岁高龄的老人....你居然见死不救....眼睁睁地看着他落水....你还是不是个人?”

    被逼到绝境的道陀,直接嗷得一声,叫了出来,喊道:“反正,父亲不是我杀的,他是醉酒落的河,然后又很快被水流给冲走了....我....我....我....”

    这道陀“我我我”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事到如今,真相已经大白。原来,事情的真相,真是令人唏嘘不已。

    这老鬼家,也算是有钱有权的绝对豪门了,可是,三个子女明争暗斗,闹得一大家子鸡飞狗跳,兄弟之间反目成仇,甚至为了权力,闹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正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普通人,也不用去羡慕那些高高在上的人或者家庭。人家给你看到的,也许只是对方想让你看到的,真正背地里的辛酸、苦闷、争斗、不睦,有谁能看得到呢?只要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好,知足常乐、身体健康比什么都强。

    这件事,也给谢文东敲响了警钟。

    要知道,谢文东的子女也不少,而且,谢文东的江山可比老鬼所控制的这一亩三分地,要大上不知道多少倍。要是这几个子女以后跟这一样,那可不是现在死几个人这么简单,那非得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不可。

    之前,谢文东就有过这样的考虑,以后绝对不把天帝,交到自己的后代手上。正所谓,有能者居之,谁有本事挑起这重担,就交给谁。

    谢文东:“好了,事情,我算是有个大概的了解。这样吧,老鬼将军的位置,就交给来当,以后我们之间的合作照旧。”

    听到这里,道陀差点高兴得一蹦老高,连连向谢文东道谢:“谢谢东叔,谢谢东叔,谢谢东叔对我的信任,我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为双方谋取更大的利益....”

    因为太过激动,这道陀连话都不会说了,连什么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

    谢文东倒也不介意,而是继续说道:“先不要着急谢我,我有一个条件。”

    道陀:“别说是一个条件,就是十个条件,二十个条件,我也答应。”

    谢文东:“你得把玛蕾,交给我。”

    道陀没想到,他会提出这个要求,不禁大感意外道:“把....把三妹交给你?”

    谢文东:“嗯,你们兄妹既已反目,这里也就没有玛蕾的立足之地了,我带着她离开这里,在我公司找个闲差让她做做,也省得你看着她碍眼。我这也是看在昔日和老鬼的合作关系上,替他多保留一点血脉。”

    这老二道陀,可不是他大哥,是那种一根筋,做事不考虑后果的。相反,这道陀,还是个心机特别深沉的家伙,头脑也敏捷。

    他当然不会把玛蕾,就这样交出去。

    要知道,这里有几条理由,特别关键。

    第一,如果自己没有掌握玛蕾,那谢文东这边,就可以放开手脚,跟自己大干一场了。要知道,金三角的另外两个将军,可是以谢文东马首是瞻的。要是谢文东发令出兵,那自己就算坐到了将军的位置,也是坐不久远的。

    第二,就算这谢文东,真的没有要跟自己交手的意思,可难保,这玛蕾不跟自己交手。如果这玛蕾加入了谢文东的麾下,那可真叫如虎添翼了。这别人不知道,自己可是太了解自己的这个妹妹,不用十年八载,可能只需要三五个月,她就能拉起一支强大的武装,返回金三角跟自己战斗。

    第三,也是极其重要的。要知道,这玛蕾可是掌握着他们这一家族,百分之六十以上的产业和资金。要是她走了,谁给自己还债,家族里的这些产业和钱财,又交给谁呢。

    所以,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答应谢文东的这个要求。

    当然,他也不好跟谢文东撕破脸来,而是故作无奈道:“这个,东哥....我三妹,还是得暂时留在这里....这外人都已经知道,我父亲身故的消息,很多亲朋好友,都在赶往这里的路上,如果她都不在,那未免有人会怀疑。

    还有就是,我继任将军的大典,还得得到我妹妹的支持,还能更加服众。您看这样行不行,先让我妹妹在这里呆上一两个月,我再让她去您那边,我用我的脑袋保证,在这段时间内,绝对不会伤害她,也不会虐待她....”

    谢文东不置可否,而是转头问玛蕾:“玛蕾,你觉得呢?”
下一篇   第72章 都不是省油的灯【二合一】          上一篇   第70章 幕后黑手居然是他【三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