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 第75章 对玛蕾用刑

第75章 对玛蕾用刑

作者: 曹三少
    金三角地区,某密林深处。

    这里是前任桑将军在位的时候,设立的一个安全据点。别看是个普通的茅草屋,但是,电力、干净的饮用水,木板床,蚊帐,电视,电脑什么乱七八糟的生活物品一应俱全。

    最为重要的是,这一带遍布雷区,要是外人闯入这里,轻则炸断双脚,重则当场死亡。

    也正因为有这么一片雷区,加上四周有又厚又密的丛林,所以,道陀自以为可以高枕无忧。

    只要躲过这个风头,谢文东不承认自己这个将军的位置,也得承认这个将军的位置。

    退一万步说,就算谢文东以后不跟己方合作了,那他也可以把大量的鸦片以及新型毒品,源源不断地往国际社会上输送。

    也正因为有金三角这样的特殊地理位置,所以,这道陀才敢跟谢文东叫板。

    虽说一连没了两个亲人,可是,这道陀的心情还算不错,至少,以后这金三角三分之一的地盘,是他自己说了算了。

    唯一有一些遗憾的是,他的手下,并没有在玛蕾的家里,找到他的老公和子女。

    但好在,玛蕾在自己手上。

    到了这据点之后,道陀立刻安排手下近百位武装人员,在据点四周严密戒备,以防有人在这个关键的时候闯进来。

    好一番交代之后,道陀才端着酒菜,来到了关押玛蕾的房间里。

    “三妹,走了这么久的山路,应该饿了吧。来,我这里有肉有菜还有酒,都是你爱吃的,快来尝尝。”道陀笑眯眯地把酒菜放在桌上。

    此时,玛蕾的两只脚被铁链缩在木屋的立柱上,两只手也被铐子拷住,头发凌乱,看上去很是狼狈。

    不过,精神还算是不错。

    玛蕾听到道陀称呼自己为“三妹”,不由地心中一阵反感和恶心。她恶狠狠地说道:“不要叫我三妹,我没有你这样狼心狗肺的哥哥。”

    道陀听完,并不生气,反而一脸“委屈”道:“三妹,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哥呢,我可是亲二哥。”

    玛蕾使劲往道陀的脸上,吐了一口唾沫,骂道:“谁有你六亲不认的哥哥,将军的位置,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连爸爸,连大哥都可以杀死?”

    道陀擦了擦脸上的口水,当即反驳道:“爸爸他年纪大了,也老糊涂了,他不是经常说我没用吗?我就是要做出一件大事,让他看看我到底有没有用?至于老大,那就是个废物,论手段、头脑和为人处世,我哪样比他弱,他凭什么跟我争?”

    玛蕾气呼呼地说道:“人都死了,你怎么说都行了?”

    道陀阴测测地说道:“他们虽然死了,可你还活着。你跟他们不同,说实话,三妹,这一家子人当中,我最佩服的不是爸爸,也不是大哥,而是你。人死不能复生,如果你愿意留下来辅佐我,我会非常高兴的。”

    “你做梦”,玛蕾斩钉截铁地拒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鬼主意。我告诉你,你别想从我手上得到一分钱。”

    “M的。”见这玛蕾油盐不进,这道陀直接怒了,一把把旁边的酒菜摔翻在地:“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怎么?”玛蕾歪了歪脑袋,随即重重说道:“恼羞成怒了?要不干脆,你把我也杀了吧。”

    “杀了你?”道陀重重说道:“杀了你,太便宜你了,我最后问你一次,家族在瑞士银行那个最大的账户的账号和密码到底是多少?”

    此时此刻,这道陀就直接暴露出自己的狼子野心了。

    没错,他着急要钱,非常着急。

    要是没有搞到钱,别说下面的人安稳不住,就是外面那些债主的雇佣兵们,也得活吃了他。

    这人啊,本来是眼黑心红,一旦眼睛红了,心就黑了。

    什么六亲不认,什么手足相残,这些词语,可不是宫斗电视剧平白无故杜撰出来的,是真的存在于现实当中的。

    玛蕾别看是个女流之辈,可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

    面对着穷凶极恶,枉为人兄的道陀,她脸上毫无惧色,直接直勾勾地看着他,随即喝道:“我不知道。”

    道陀:“我最后一个问你,你到底说不说?你不要逼我。”

    玛蕾:“道陀,你搞不搞得清楚状况,这是你在逼我。”

    道陀:“好好好,既然你不肯配合,那就不要怪我不讲情面了。”

    随即,他大喝一声:“来人,用刑。”

    玛蕾牙关紧咬,恨得眼珠子都要喷出火来,如果可以的话,她非得冲上去,直接用嘴巴咬死对方。

    话音刚落,门外就冲出四位彪形大汉。这四位彪形大汉,全都是国际上知名的雇佣兵。

    以前,他们供职于M国军队,曾经参加过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等多场战争,是名副其实的老兵油子。

    这些人,深谙刑讯逼供之道,一般的人落到他们手上,就算是铁打的嘴巴,也得被他们用各种手段撬开。

    四人进来之后,玛蕾看到一个雇佣兵手上拿着一条白色的毛巾,另外一个雇佣兵手上,提着一桶水。

    玛蕾看到这里,立马就明白了,对方这是要对自己动用“水刑”。

    “水刑”,顾名思义,是跟水有关的一种刑罚。别看东西非常普通,但是,它的威力,可太大了。Z国古代,有一种“贴加官”,跟这种刑罚有些类似。

    主要的步骤,是将毛巾完全用水浸透,然后,全部打开盖在人的脸上。并且,将人的脑袋,往后仰,再不断地往上面倒水。

    这种情况下,人不单单会大脑缺氧,还会产生“溺水”的恐慌,是一种对体表损伤较小,但是对精神折磨极大的刑罚。

    据说,百分之九十八以上,训练有素的恐怖分子,在这种刑罚之下,也挺不过三分钟。

    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对自己的亲妹妹,要实施水刑。

    对于自己这个丧心病狂的哥哥,玛蕾早就彻底绝望了,他对自己作出什么事来,自己都不会奇怪。

    与其卑躬屈膝地求饶,还不如梗着脖子,硬扛到底。

    所以,不等对方“再给自己机会”,玛蕾直接冲道陀喊道:“来吧,来吧,看是你的水刑厉害,还是我的嘴巴厉害。”

    说实话,看到这里,那四名雇佣兵大汉,都对这玛蕾有一些敬佩。一个女子,居然能有这样的胆魄,确实是很少见的。

    这不,四名大汉齐刷刷看向道陀,想要看看他会不会改主意。
下一篇   第76章 动手          上一篇   第74章 虎年新气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