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作者: 曹三少
    谢文东赶紧在十殿阎罗,护送下的走出了这所谓龙眼原型机,控制室。

    刚一走到门口的就有手下兄弟慌慌张张地过来禀报——实验室内的突然出现大批,神秘敌人。这些敌人的分兵四支的直接悄无声息地穿过外面,警戒的来到这实验室,核心区域。

    并且的他们专找穿着相同衣服,天帝兄弟们下手的兄弟们已经死伤不少了。

    谢文东听到这里的下意识以为这是智脑,人混进来了的可转头一想的这不对啊。如果是智脑组织,人的他们应该在我们跟味军,人全面起冲突、现场混乱,时候的或者在两边打得差不多,时候的再杀出来。

    怎么可能的这紫雨刚一跟自己翻脸的他们就动手了呢?

    谢文东赶紧问道:“是什么人?”

    那名禀报,小弟赶紧说道:“不知道的他们都是生面孔的他们也没有自报家门。”

    谢文东:“再查再探的连敌人都不知道是谁的这仗打,。”

    那名小弟听罢的赶紧跟谢文东告辞的然后慌慌张张地离开了这里。

    谢文东仔细想了一会儿的既然不太可能是智脑寒冰,人的难不成的还有第五股的己方不知道,力量?

    这时的谢文东忽然想起刚刚紫雨,一番话的紫雨在向味军众位干部发火,时候的冒出过这么一句话。

    原话是“你们这群没用,废物的关键时候的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好的你们不动手可以。正以为我没有了你们的就拿谢文东他们没有办法么?”

    紫雨不是个喜欢说话吹牛逼,人的她这么说的肯定是有所依仗。而她依仗,的大概率就是这支突然杀出来,神秘力量。

    现在的谢文东几乎是可以确定的紫雨跟这支神秘,力量肯定有重大,关联。

    只是他就算想破脑袋的也想象不到的这个世界上的除了寒冰、智脑以及味军以外的谁还有这样,力量。

    “东哥的我们亲自去看看。”任长风和袁天仲两个人的来到谢文东,面前的主动请缨道。

    “我也去的我也去。”张震赶紧说道。

    谢文东点了点头的同意他们三个人去:“一定要小心。”

    三人齐齐点头的向谢文东告辞。

    时间过了不到半分钟的张震急急地跑了回来的额头上还沾着一丝血迹的身体更是破了好几个大洞的看着样子非常狼狈。

    看到他这个样子的谢文东忍不住心里一紧的赶紧追问道:“小震子的你怎么了?怎么这个样子。长风和天仲呢的他们怎么没有跟你一起过来?”

    张震呼哧带喘一阵的赶紧说道:“东叔的我....我没事。长风叔和天仲叔也没事的他们留下来指挥战斗了。您放心的有他们在的这队鸟人想要轻松打到这实验室,腹地来的没那么容易。”

    谢文东听到这里的心里略微放松了一阵。

    他现在最想知道一件事——来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于是的他赶紧忙不迭地问道:“搞清楚来人是什么身份了么?”

    张震:“搞清楚了的来,人是暴雪组织,人马的足有三四百号人的他们除了战斗力强悍以外的还携带了许多重型热兵器。带头,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我们,老熟人——亨鸿。”

    听到亨鸿,名字的谢文东心头不由地一颤的自己还以为这组织没了呢的怎么这会儿又冒出来了还拉起了一支这么庞大,精英队伍。

    谢文东:“亨鸿....还有一个是谁?”

    张震:“我们不知道的不过的这家伙看上去在暴雪组织,地位很高的武功也相当不错。长风叔和天仲叔说的正打算会会他呢。哦的这人应该是地尊级别。”

    “地尊级别?”谢文东吸了一口气的这暴雪组织诞生了地尊级别了?

    这年头的地尊级别这么不值钱了吗的连暴雪组织这样,“三流组织”都有了地尊?

    这事的光是想想就很不舒服。

    “对”的张震赶紧掏出手机来的调出相册的说道:“我刚刚拍了那家伙,照片的东叔你看看。”

    说着的将手机相片拿给谢文东看。

    谢文东接过手机认真地看了看的照片里,这人的大概六七十多岁的干瘦干瘦的皮肤比较黑的身材不高的眉宇间有一丝阴糜的脸上也满是皱纹的站在那里的就像川渝地区喜欢吃,那种熏,腊肉一样。难怪的他,代号是“咸肉”的还真是一块咸肉。

    不过的别看他一副老态龙钟,样子的但是腰板挺,很直的步履生风的目光深邃坚定的一看就是那种不好惹,人。这家伙,武器的也非常特别的是两把可以折叠,的非常小巧,爪刀。

    许多人认为的这种刀具,表演性质大于施展兴致。

    表演,时候的在手中旋转、飞舞的就好似一个舞者的刀片好似被玩家催眠的在指中绕圈圈的令观看者惊叹的着迷的难以远离。

    可实际上的真正能够玩透这种武器,的那绝对是用刀玩刀,大家。

    见谢文东看得入神的张震好奇地问道:“东叔的看你这样子的你好像认识他?”

    谢文东不置可否的只简单地来了一句:“这人的我怎么好像听过。”

    “听过?”张震搞不明白了的这见过就见过的听过是怎么回事?

    还没等张震发问呢的这谢文东便赶紧对一旁,十殿阎罗之一,方科说道:“小方的去把“鲜果子”和“辣妹子”两个人请过来的就说我有事情请教。”

    方科答应一声的赶紧又重新赶回控制室。

    此时的控制室内着实挤了不少人的大家都想要看看的这两位“天尊”对阵一个星皇,画面。

    尤其是味军诸位首领干部们的是帮也不是的不帮也不是的别提有多尴尬了。

    就在这个时候的张震过来叫他们的说东哥有请的还多说了一句的说外面有一支很精锐,人马的正往这实验室,核心区域杀过来。

    这下的“鲜果子”、“辣妹子”、“甜心公主”和“香叶子”几人感到不可思议了的这实验室,防御的可是他们亲自和紫雨大人亲自制定,的怎么可能外人这么轻松的就直接绕过外层、外圈,防御力量的直接来到这实验室,核心区域(所谓,核心区域的就是以龙眼改造原型机所在房间为核心,附近区域)。

    抱着好奇心和出去透透气,想法的味军这边呼啦啦出来一群人。见他们出来了的还以为外面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呢的天帝这边的也有相当多,干部跟着一起出来了。

    最后的原本打得正激烈,“星皇之战”的居然走了一半多,看客。

    这巩聪和涩龙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可是的紫雨那是心知肚明的不用说的肯定是“咸肉”他们来了。

    自然的这实验室,防御情况的也是紫雨告诉给他们,。还给了他们通行卡和通行口令的所以的他们才会这么快就这么轻易地进到这里。

    紫雨心中暗想的当务之急的有两件事。第一的杀掉这个叛徒涩龙。第二的与外面,“咸肉”兵合一处。只有这样,话的这次,同盟分裂的自己这边才能占据主动。

    只有双方,仇恨加深的双方,血流,足够多的才能逼迫着这些摇摆不定,味军领袖们的味军老人们的加入到自己对付天帝一众,大业当中。

    说着的她快速加快了对涩龙,攻击的看样子是要一口气压死这个涩龙。

    原本的有了巩聪,帮助的这涩龙,压力立马减少了许多。可是的这紫雨一心一意要将涩龙置于死地的那涩龙,压力陡然增加了许多。

    反观巩聪的虽然也拥有星皇级别,实力的可是的他到目前为止的还不敢毫不保留地施展自己真正,实力。

    所以的三个人,鏖战的打得可谓格外险象环生的打得格外激烈。

    现在涩龙有些后悔了的早知道自己就不手下留情的从她,后背扎进去了。而是应该直接刺她,心脏的或者刺她,眼睛喉咙这些关键部位!

    上述这些的他也只能想想而已的想要真,实现的那可并不容易。要知道的这紫雨跟涩龙当时是有一个角度差,的想要从紫雨胸口位置或者喉咙位置攻击的就得来到紫雨,面前。这个时候的紫雨是可以看到涩龙手里,武器,的自然不会让他得手。

    如果是要从紫雨,后心位置刺进去的那涩龙,手臂就要抬得更高一些。可这个时候的很容易被对面,“鲜果子”等人看到的他们肯定会提醒,的而紫雨这种顶级高手的听到提醒肯定会下意识躲避的想要刺中紫雨,后心的那也是相当困难,。

    所以的涩龙暗算紫雨的从后腰位置进入的从肚子上穿出的是最保险的也是容易做到,。

    说回谢文东这边。

    见到谢文东以后的“鲜果子”非常客气地对前者说道:“东哥的听说您找我们?”

    谢文东点了点头的先问道:“里面,战斗(所指紫雨、巩聪、涩龙这边)情况怎么样了?”

    “鲜果子”叹了口气:“打得正胶着着呢的短时间内还分不出胜负。”

    “香叶子”:“虽然紫雨大人受了重伤的但是的涩龙和巩聪两个人的想要拿下她的也不容易。”

    谢文东重重叹了口气的说道:“唉的事情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

    “甜心公主”:“是啊的我们也很无奈。希望他们打得不分胜负的最好打不动才好。”

    “辣妹子”则是主动道歉道:“东哥的我们也没想到的这紫雨大人会因为这龙眼原型机的跟您翻脸。更加没想到的她会轻信几个鬼科学家,话的怀疑龙眼是假,。”

    谢文东抱着手的轻哼一声:“轻信是假,。想要借题发挥的吞了我,龙眼才是真,。我看的这雨姐对我不满意的那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的这次的只是碰巧有这么一个机会而已。”

    听得出这谢文东口气中流露出,不满的天尊“鲜果子”亲自给谢文东道歉:“我代表紫雨大人的向东哥致以十二万分,歉意。等到紫雨大人冷静下来的我会好好劝说她的让我们两家,同盟关系的恢复到正常,。”

    谢文东板着一张脸:“恢复到正常?恐怕没那么容易吧。刚刚我收到消息的说有一支不明身份,人马的居然悄无声息地进入到斯坦利地下实验室当中的并且专门对我们天帝兄弟开刀的天帝兄弟这边已经有不少伤亡了。并且的领头,是这个人的我想你们应该认识。”

    说着的将手中张震,手机的递给他们看。

    果然的当他们看到手机照片,时候的一个个眼珠子差点从眼眶里掉出来的嘴巴大,能塞下几只烧鹅。

    “是“咸肉”的是咸肉!”“没错的是他的真,是他。”“他怎么会在这里?”“你们听过这消息么?”“没有啊的从来没有。”“我这边也没有”的”这么说的紫雨大人早就联系上了他的只是一直没有告诉我们所有人。”

    ........

    谢文东云淡风轻的适时地来了一句:“看来的这紫雨女士的真是多疑症犯了的连最心腹,手下都不相信了。怎么的她还真以为的我还能把你们都给骗跑了啊。”

    这话的是真,非常有杀伤力。

    “味军”这四位至尊级别,大佬的听到这里的果然心里是相当不是滋味。难怪的人家涩龙会在关键,时候站出来的这紫雨大人做,有些事情的确实是有点太过了。

    “鲜果子”是四人当中唯一一位天尊的他惭愧一阵之后的深深吸了口气的说道:“东哥的我代表全体味军成员的代表紫....代表我们自己吧的向你道歉。我们现在就去制止咸肉的绝对不让他伤害天帝,兄弟们的不让他在错误,道路上走得更远。”

    谢文东:“好的这样,话那就最好。我也一起去看看的看看你们能不能真,拦住这“咸肉”额大军。”

    “鲜果子”自是没有意见,的点了点头:“好,的东哥。。”

    谢文东:“阿震的前面带路。”

    张震脆脆地答应一声的一引手:“请大家跟我来。”

    然后的在他,带领下的一众人呼呼啦啦地往外面走去。

    一行人走了差不多一二百米的走过核心区域,三道关卡的在实验室,一个生产芯片,生产线附近的见到了正在激战,众人的现场战斗很是激烈的也很是混乱。地上的已经躺了不少人的鲜血、各种兵器什么,的随处可见。

    由于“咸肉”一方声称是紫雨派过来,人马的并且他们也着实没有对味军这边下手的只对谢文东这边下手的加上“咸肉”确实是紫雨麾下,老人的所以的这味军这边并没有轻举妄动的只是拿着武器在一旁掠阵。

    反倒是天帝这边的一点也不客气的与对方打得不可开交。

    尽管一开始的暴雪组织偷袭的天帝这边确实是吃了不小,亏的也伤亡了二三十号人。不过的随着袁天仲和任长风两位大将,当场的天帝这边很快就站稳了脚跟的开始疯狂还击。

    此时的暴雪组织这边的也有几十号人,伤亡。

    而袁天仲和任长风两个人的则是直接跟咸肉干上了。

    还真别说的这“咸肉”别看是几十岁,人了的也躲在某个大学当老师十余年的但是身手那是一点也没有退化。

    袁天仲和任长风两位高级钻石干部的居然拿不下他的反而时不时被咸肉给逼得上蹿下跳。

    也就在这个时候的谢文东和“鲜果子”一行人赶到了。

    看到“咸肉”以后的“鲜果子”激动地喊出了他,名字:“老腊肉的真,是你吗的可想死我了?”

    “咸肉”听到这熟悉,声音的赶紧往旁边一看的不是“鲜果子”还是谁。

    他不由地一阵热泪盈眶的十多年了的十多年,好朋友终于见到了的实在是太开心的太激动了。

    他操着依旧熟悉,智脑内部话语的赶紧回应道:“果子的真是你啊的太好了的我们可好多年没见了。”

    这“鲜果子”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直接冲到战场中间的死死地将这“咸肉”抱住的然后红着眼睛的失声痛哭起来:“十多年了的十多年了的我还以为你早就死了呢。”

    见到“鲜果子”和东哥过来了的这袁天仲和任长风倒也没有继续跟“咸肉”战斗的而是停下手来的主动退出了战场的回到了谢文东,身边。

    之后的就听到“辣妹子”、“甜心公主”、“香叶子”等味军首领们扯着嗓子的大喊道:“误会误会的都是误会的都停手的都停手。”“不要再打了的不要在打了。”“都是一家人的都是一家人。”

    一众暴雪组织成员们听到这些话以后的手上,动作不由地停了下来的然后齐齐望向亨鸿。

    这亨鸿的当然不可能跟天帝做朋友,的两边那是有着血海深仇,仇敌。

    不过的这次行动的是“咸肉”配合紫雨一起行动,的要是这会儿跟紫雨手底下,味军们起了冲突的那暴雪组织将面临天帝和味军双重压力。

    这买卖就连三岁小孩子都划不来,。

    所以的亨鸿冲着主要几个干部点了点头的示意大家暂停的临时休战的看看情况再说。

    他们这边一停的谢文东也示意天帝,兄弟们先暂停战斗的把伤员抬下去救治的等看看现场情况再决定是不是继续打的怎么打。

    这边的味军,几位首领们的已经紧紧地相拥抱在一起的一个个眼泪哗哗,的哭得跟个泪人儿似,。

    是啊的人生四大幸事的洞房花烛夜的金榜题名时的久旱逢甘霖的他乡遇故知。

    这会儿的他们可是既高兴又开心又意外的把心中,情绪一股脑发泄出来。

    他们几个相互抱了好一会儿的大家才问起他,近况来的包括这些年在哪里的做什么工作的是怎么联系上紫雨大人,的是什么时候联系,的还有就是的他带来,这些人的到底是什么人?

    这“咸肉”倒是也非常高兴的把他这些年当大学老实,事情的躲避智脑组织追杀,事情的告诉给了大家。

    不过的他怎么跟暴雪组织混在一起的怎么联系,紫雨的又是怎么进到,这里的这老狐狸可是一点口风都没露的他才不想让谢文东知道更多有关他,事情呢。

    听说的这“咸肉”是味军,大智囊的也是地尊级干部的谢文东倒是挺有兴趣的在这里会会这个“咸肉”。

    等到这些味军,老人叙完旧的谢文东才主动上前几步的呵呵道:“原来是“咸肉”前辈的久仰大名的我是谢文东的很高兴认识你。”

    说着的主动伸出手去的脸上挂着笑容的一副人畜无害,架势。

    他这个动作的可把余勇以及十殿阎罗,其他兄弟们吓了一跳的要知道的这“咸肉”可是这紫雨,忠实拥趸的这东哥主动上前去套近乎的实在是太危险了。

    他们赶紧策应在谢文东,四周的以防有什么突发情况的自己好及时有效地阻止和处理。

    就连“咸肉”本人见状的也是感到非常意外的这谢文东还真是个不要命,主的难道他不知道的自己这次来的是来要他,命,么?

    听说的这谢文东只是个黄金、白金等级,人的要是自己出手,话的他还能有命活?真不知道的是这家伙胆子太大的还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谢文东当然知道的要是自己跟这“咸肉”战斗,话的那肯定一招都扛不住。

    可是的谢文东却一点不担心自己,安全。

    要知道的自己,十殿阎罗近身护卫的那可全都是钻石级别,干部的首领余勇的更是不久前升级,地尊。

    再加上任长风、袁天仲、张震这些人的都是高级钻石干部的他区区一个咸肉的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再者说了的自己还没有跟味军,主要干部们起冲突的味军,这些干部们的还都非常尊敬和尊重自己。要是他真,要动手的“鲜果子”、“香叶子”、“辣妹子”、“甜心公主”这些人会无动于衷?

    如此多,人聚在一起的谢文东难道还要担心自己,安全?

    也正因为如此的谢文东才敢大大方方地伸出手去。

    ,确的“咸肉”看到四周这阵仗的确实不敢轻举妄动的不敢擅自对谢文东下手。

    可是的他也不打算给谢文东好脸。

    他一点不客气地把手收回口袋里的冷冷说道:“谢先生的没必要跟我套近乎的我不是你朋友的而是你,敌人。”

    对方张口的居然一口流利,汉语的搞得谢文东一度怀疑的他是不是在Z国哪所大学里当老师。

    谢文东见状的大大方方地抽回了手的笑着说道:“也对的疫情期间的不握手也行吧。”

    “咸肉”听完的直接无语的这谢文东,脸皮还真够厚,。

    天帝诸兄弟自是很生气的一个个后槽牙磨得直响的心说的你个臭狗屎算个什么玩意儿的居然敢在东哥面前摆谱的也不撒泼尿看看自己是什么J8蛋。

    而味军一众的则是比较尴尬的不管怎么说的这“咸肉”都是他们,朋友。而谢文东的则是他们无比敬佩,人。

    两个人一见面居然是这幅光景的那他们脸上也无光。

    “鲜果子”等人的赶紧陪笑一阵的打圆场道:““咸肉”的这是不是有点误会的谁说你们是我们,敌人了?”

    “咸肉”:“呵呵的你我心知肚明。所以的我劝你的还是省点口舌的在我面前装仁慈的哼。”

    谢文东轻轻摇了摇头的假装无奈道:“我本将心向明月的奈何明月照沟渠啊。既然你不喜欢我的我也不勉强了。你们在这里慢慢叙旧的我回去看大戏去了。”

    “等一下的谢文东。”就在这时的亨鸿站了出来的目光冷冽地看向谢文东等人。

    “鲜果子”、“香叶子”、“甜心公主”和“辣妹子”等人的目光齐齐看向他。

    谢文东挑起眉毛的看向他的吃吃道:“是你?!”

    亨鸿呵呵一笑的直接对谢文东说道:“谢文东的你我不陌生吧。关于你是我敌人这件事的还需要多解释吗?”

    谢文东笑了笑:“确实不陌生的我还以为你们都没了呢。没想到的出乎我,意料的你们活得还挺好。怎么的永河没来?”

    亨鸿冷冷道:“永河会长已经退休了的我现在是暴雪组织,负责人。谢文东的你个下作、无耻、可恶、狡猾,东西的算计了我们不说的现在又算计起了紫雨女士和味军。你这样,人的真应该千刀万剐。”

    谢文东还没开口的十殿阎罗之一,余利勤和燕子的则主动上前。

    余利勤:“亨鸿的你嘴巴放干净点的怎么跟东哥这么说话呢?”

    燕子:“亨鸿的别以为你现在是暴雪组织,一把手的就觉得自己了不起。暴雪已不是之前那个暴雪了的天帝的更加不是一年多以前那个天帝。不服能人有罪的给我闭上你,臭嘴。”

    余利勤和燕子的都是出自暴雪组织的也都是之前,神君。

    如果今天出现在这里,的是永河的那他们或许还会给几分面子。

    可出现在这里,的是亨鸿的那他们就没必要给面子了。要知道的当初这亨鸿虽然也是暴雪组织,副会长的可是的跟下面这些神君关系都比较一般。

    现在的他居然这么说东哥的那他们两个的怎么接受得了。

    刚开始的这亨鸿还真没有注意到余利勤和燕子这两个人的一看到他们居然主动站出来的还敢这么说自己的他不由地一阵怒火中烧的喝道:“闭嘴的你们两个可恶,叛徒。今天的我就是来找你们算账,的你们一个一个都跑不掉。”

    余利勤听完直接乐了的笑着说道:“谁给你,勇气的梁静茹么?”

    燕子:“对的别以为你跟这个“咸肉”一伙的就有了大靠山。告诉你的我们天帝,至尊级别就有好几位。你们算个什么东西?”

    “你....你们”亨鸿气得脸上阵红阵白的全身直哆嗦。

    这时的谢文东也笑着开口了的幽幽道:“说得好。人家敬我一尺的我敬他一丈。人家要是欺我一回的我把他脑袋拧下来。”

    说完的他生气而去的临走之前的给天帝,兄弟们下了一道命令:“谁要是胆敢再往实验室,核心区域里闯的给我干掉他。”

    “是的东哥。”诸天帝兄弟们山呼阵阵的声音之大的响彻整个实验室。

    “咸肉”的也是头回感受到的这谢文东巨大,气场的实在是太恐怖的太惊人了。

    “甜心公主”和“辣妹子”两个人的也担心紫雨那边,情况的便和“咸肉”一起打了个招呼的跟着谢文东等人又回去了。

    “鲜果子”和“香叶子”两个人留了下来的一方面可以好好跟“咸肉”叙叙旧的另外一方面的也是压住场子的不让天帝和暴雪组织,人发生进一步冲突的把事情闹大。

    重新回到紫雨、巩聪和涩龙三个人,战场。

    由于这龙眼改造控制室,空间有限的加上里面看热闹,人多的所以的他们三人打着打着的已经从那房间里出来了。

    外面,场地更加宽阔的也更加方便他们发挥。

    趁着这个时候的姜森偷偷带人进入了中控室的控制了里面那几个原实验室,科学家的并且从那个假装置当中的悄悄取回了龙眼。

    这一切的紫雨并不知情。

    要是她知道这情况的估计得气得不轻。

    到目前为止的三人激战差不多有三四分钟。

    首先说紫雨的由于腹部和身后,那个贯穿血洞对身体伤害过大的她身体一直在往外冒血。尽管她脱了一件衣服的把伤口位置勒住的可是的猩红,血液的还是在如此高强度运动过程中的潺潺流了出来的身上,衣服都染了大片血迹的整个人看上去也很狼狈。尤其是呼吸,频率的都开始变得混乱的连意识都不那么清醒了。

    再来说涩龙的作为被紫雨主攻,对象的这个大光头身上,伤势可就严重太多了。前面后面各有一道长长,刀伤的耳朵被切掉了一只的屁股被切成了四瓣儿的连他,大光头上的都被划得到处都是血口子的别说呼吸和心跳乱了的就是内分泌都快被搞得紊乱了。

    至于巩聪的好家伙的除了身上挨了一两脚的身上,衣服被划开几道口子的手表,表盘被磕坏了以外的身上连擦破点皮都没有。

    诚然的这紫雨现在是一门心思想要杀掉涩龙的可是的这巩聪在她手底下打了这么久的居然一点伤都没受的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首先发现这情况不对劲,的还不是紫雨的而是涩龙。

    涩龙一边快速地跟紫雨较量的一边呼哧带喘地问巩聪:“巩聪的同样都是天尊的你怎么一点伤也没有?这....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巩聪听完的心里不住一抽的心说的我自己瞒得挺好啊的难不成要露馅了?

    他赶紧眼珠子一转的说道:“那是紫雨前辈心疼我的不愿意对我下死手。我只是一个劝架,人的又不是真,来打架。”

    擦的涩龙听完的差点没高血压犯了的都什么时候了的你小子还在跟我装蒜。

    涩龙瓮声瓮气地说道:“巩聪的你在这跟我开玩笑呢?我是帮你们出头的你倒好的反倒猜我,台。”

    巩聪想想也对的然后一脚抽射过去的直袭向紫雨,面门。

    这看起来很简单很普通,一脚的其实蕴藏着无尽,玄机与技巧。

    也不知道紫雨是不是因为重伤而精神出现了恍惚的当巩聪这一脚袭来,时候的她下意识往后面一闪。

    哪知道的这巩聪,脚居然跟橡皮糖似,的跟着粘了过来的然后的狠狠拍在了紫雨,脸上。

    “啪”!

    紫雨,身体在空中来了一个九十度旋转的然后整个人弹了起来的在空中停顿了一秒钟左右以后的然后像导弹一样的狠狠摔倒在地上。

    咔嚓!

    紫雨,左脸被巩聪踢中了不说的连右脸也狠狠地与地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这一招的可把紫雨摔得七荤八素的脑袋直嗡嗡,的好像有人在自己脑子里面弹棉花似,。

    四周惊呼声四起的一个个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这帮“下巴脱臼”,人的既有天帝,人的也有味军,人。

    “什么的紫雨大人的居然被巩聪给一脚干倒了的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是啊的紫雨大人可是老牌星皇级别啊的怎么可能被一个区区,天尊给放倒了呢?”

    “怪事年年有的今年特别多的是啊的邪了门了。”

    “这有什么奇怪,的紫雨大人被人偷袭的本就受了那么重,伤的加上这么剧烈,运动的身体素质肯定大大下降的偶尔吃点亏的倒也不奇怪。”

    “说,到也是有道理,。”

    ........

    一旁,涩龙看到紫雨摔在地上的高兴得简直手舞足蹈的哈哈说道:“这才对嘛的既然脸都撕破了的你还怜香惜这块老玉干嘛的干她不就完了吗。。”

    “怜香惜老玉?”巩聪听到这话的差点被笑喷出来的这涩龙简直是个汉语大师啊。

    不过的为了大局起见的巩聪还是忍住不笑的反而一脸紧张地说道:“紫雨前辈....我....我不是故意,的您....您没事吧?”

    巩聪区区一脚的当然不能把紫雨怎么样的也就把后者,嘴角打得出血的崩了几个后槽牙而已。

    只不过的让紫雨惊讶,是的这家伙居然有如此敏捷,身手和快捷,身手。

    这是一个区区,天尊的就能做到,吗?

    很明显是不太可能,。

    可是的紫雨又没有听说过的这巩聪已经突破了天尊级别的晋升到了星皇级别。

    除非有龙眼提供能量的改造身体的否则光靠自己努力和悟性的是断断达不到这一高度,。这也是验证了无数次所得,经验和事实。

    紫雨用手肘擦了擦嘴角,血渍的冷冷来了一句:“看来的我是把你想得太简单了。”

    巩聪强颜欢笑一阵的假装糊涂:“紫雨前辈过奖了的是您承让。”

    紫雨懒得跟他废话的挥动雨刀和雨剑的攻向巩聪:“好的那我就来指教指教你。”

    巩聪没办法的只好继续提起武器迎战。

    像刚才一样的由于巩聪还有所顾虑的不能完全放开的所以的他只能和刚才一样的见招拆招的继续跟紫雨周旋。

    紫雨占不到他,便宜的他也占不到紫雨,便宜。

    反倒是涩龙的趁着紫雨跟巩聪战斗,时候的偷偷潜入到紫雨,身后的成功偷袭了一次。

    噗呲!

    紫雨身上再次多了一个血洞的不过的因为出手太过仓促的这次倒是刺入身体不多。

    紫雨疼得面目一抽的终身一跃的将巩聪踢开。

    紧接着的她将手中,雨刀和雨剑的咔嚓一合的变成了一把特大号的也特奇怪,兵器。

    之后的只见紫雨催动着这武器的攻向涩龙的可谓来势汹汹。

    涩龙吸了一口气的用吃奶,力气快速格挡。他,速度快的紫雨,速度更快。

    下一秒钟的涩龙,后背的再添一条血痕。

    涩龙忍住背部传来,疼痛的咆哮一声的全身骨骼爆出数声脆响的然后的一道凌厉刺眼,刀光的带着撕破空气,裂响的斩向紫雨,脑袋。

    这一招,使出的简直是登峰造极的几乎是代表了天尊这个级别最高最强,水准。

    照理说的此时身体已经摇摇欲坠,紫雨的是很难挡住这一招,。现场其他,味军成员们的也替她捏了一把汗。

    不过的这紫雨,经验实在是太丰富了的反应速度也太快了。

    她身体没动的反手直接抓起旁边一根两百多斤,锻炼身体用,杠铃的直接轰向涩龙。

    咔嚓!

    涩龙这一刀的正好砍在这铁疙瘩杠铃上的直接把钢刀震得差点脱手而去的虎头当即被震裂。

    不给涩龙半点喘息,机会的紫雨手中,刀剑再次如晴天霹雳一般袭来的闪烁着嗜血,光芒。

    涩龙没办法的只好用出压箱底,几个绝招的快速迎接这紫雨,疯狂进攻。

    当当当!兵器在四周空间空间响起的间不停歇的双方,动作都越来越快的越来越不能看清楚的也不知是谁受了伤的腥红,血珠开始不时飞溅的众人面孔都变得有些微微扭曲的显得狞厉凶悍。

    就在大家都紧张得屏住呼吸,时候的涩龙突然传来一声急促,求助:“巩聪的你还愣着干什么的快来帮我。”

    这别人看不清楚涩龙与紫雨,战斗的可是的巩聪却看得一清二楚。

    看样子的这涩龙快要顶不住了。

    来之前的东哥跟叮嘱他过的这涩龙虽然是己方,卧底的但是的这种两面三刀的卖主求荣,人的是不能留在自己,身边,。得找个机会的让他去见阎王。而且的最好是让紫雨亲自送他去见阎王。

    这样一来的既可以省事的又可以绝了后患。

    而现在的就是绝好,机会。

    巩聪爽快地答应一声的但是动作却慢吞吞,的等到他快要凑到紫雨,跟前的想要出手帮忙,时候的已经晚了。

    这紫雨一刀的便砍中了涩龙,脑袋。

    扑通!

    涩龙,大光头的直接从肩膀上飞了出去的一股血柱冲天而起。断头在地上轱辘一阵之后的直接滚落到了紫雨,脚下。

    由于这紫雨,速度太快的涩龙甚至都来不及闭眼的直到死的还瞪着两只眼珠子的死死地看着紫雨的看着巩聪的只盯得人全身发毛。

    这紫雨也不知道从哪里来,无名之火的直接一刀将这涩龙劈成了两半!

    这两计杀招使出之后的紫雨感觉一阵莫名,心疼的可是这世上已经没有后悔药了的她已经亲自结果了她,一员心腹大将。

    望着自己亲身造成,伤痕累累,涩龙,身体的她眼睛鼻子一酸的差点没哭出来的表情痛苦道:“我....我这是做了什么?”

    现场众人后知后觉的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的现场再次跟炸了锅一样。

    “啊的这紫雨大人的怎么把涩龙大人给杀了?”

    “是啊的这涩龙大人的可是味军天尊级别,战将啊。”

    “怎么会这样的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这紫雨的是不是疯了。”

    当然的也有一些味军,干部的说涩龙是活该,。虽然这紫雨大人跟谢文东闹矛盾不对的可是的你也不能先重伤了紫雨大人啊。现在被杀了的这不是咎由自取么?

    至于天帝这边,人的则有两种截然不同,心态。

    知道涩龙是卧底,高级干部们则是心中暗喜的这涩龙终究还是死了的而且死之前的还深深重伤了紫雨的让她,战斗力大打折扣的这目,已经达到了。

    而不知道涩龙是卧底,一般干部的则为涩龙,死而惋惜。这涩龙的好人啊的居然为了心中,公正和公平的献出了自己,宝贵生命的实在是太让人敬佩了。

    一个人死之后的得到这么多截然不同,评论的倒是不多见,。

    这涩龙是咎由自取也好的是被谢文东忽悠了也好的是两面三刀,必然也好的现在人死了的就什么都不重要了。

    这个世界的好人不会死的坏人也不会死的只有愚蠢,人才会死。如果真,要深究这涩龙是死在什么上的那就算他死在自己,愚蠢上吧。

    他不该跟谢文东做交易的也不该与虎谋皮。当然的最应该,的是不能作叛徒的叛徒无论到什么地方的都是不会有好下场,。

    巩聪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的这下总算可以了却东哥,一个心愿了。

    不过的他,任务到现在可没有结束。

    巩聪深深吸了口气的目光灼灼地看向紫雨的然后的把一只手插进裤兜里面的又把身上,几把剑扔给一旁,天候二把手刘深磊的只拿着一把青釭剑的主动挑衅道:“紫雨前辈....你也太过分了的你不觉得的你手段太残酷的太无情了么?”

    紫雨看到巩聪这个样子的哼笑道:“你想说什么?”

    巩聪:“我必须为涩龙前辈讨还一个公道。他是为了捍卫我们天帝,尊严的捍卫世间,公正而死,的我不能让他白白牺牲。”

    紫雨颔首的紫色,眼眸都好像要滴出血来:“好的让我见识见识你真正,实力。看看的你,真正实力的是不是有你,口气这么大。”

    巩聪双眸迸射出精光的咽了一口唾沫的正色道:“我真正,实力的不会让你失望,。为了公平起见的我收一只手。”

    说完的还特意看了一下紫雨腹部深深,血洞。

    他这话说出来的四周许多,天帝兄弟们的忍不住带头替他加油。

    “巩老大的加油的好好教训教训她。”

    “对对对的让她瞧瞧咱们天帝,实力的省得她目中无人的没把我们东哥放在眼里。”

    “一定要给她颜色瞧瞧。”

    “巩老大万岁的天候万岁!”

    至于味军这边的也出现了两种声音。

    一种声音的是嘲笑他。这巩聪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的一个天尊就想打我们家,星皇大人。虽然星皇大人受了很重,伤的可也不是你一个小小,后辈所能染指,。这涩龙,前车之鉴就在眼前的难道的还不够让你警醒,么?

    还有一种声音的是担心他。担心再这么打下去的这联盟关系的真,要没有半点挽救,可能了。所以的这部分人的更多,规劝的劝他们要冷静的不能把事情闹到无法收拾,地步。

    然而的巩聪这时却充耳不闻的他咬了咬牙齿的紧紧握住手中,青釭剑的对紫雨说道:“我准备好了的你准备好了么?”

    ps的八张到的感觉身体被掏空的上厕所都是争分夺秒的速战速决,........实在是扛不住了的兄弟们的晚安了。
下一篇   第246章 巩聪vs紫雨【二合一】          上一篇   第244章 龙抬头计划启动【二合一】